爱逼yabo88亚搏体育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恶魔的新娘】(2)

【恶魔的新娘】(2)


  当安珀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恶魔,裂隙和召唤阵都已经消失了。安珀坐起
身,看着自己的身体,全身都散步着精斑和恶臭,如同怀胎九月一般顶着个大肚
子,双乳又暴涨了一圈不住渗出奶水。而阴道和肛门被干涸的恶魔精液堵住了。
此时安珀已经感受到身体里充盈的法力。她的胃袋,肠道,子宫中充斥着恶魔精
液就是直接的法力来源。
  顶着大肚子直起身的安珀从嘴里,皮肤和地板上搜集其恶魔的阴毛和干涸的
精斑,吐到瓶子里装好,这些都是恶魔的素材可以用来施法。由于事先新娘的契
约,所以被恶魔非人的凌辱和射精对安珀也没有任何伤害。
  而此时尤娜就不一样了,她如烂泥一般瘫在地上抽插,白皙的皮肤上遍布青
黑色的血瘀。尤其是小腹被恶魔抓着当飞机杯使用,内脏已经破损了,阴道口更
不用提,完全撕裂,子宫估计也被插破。大腿上流了一滩鲜血,已经进入休克状
态了。
  安珀当然不可能让这婊子这么轻松得死了。她抓起尤娜的头发,对着她的舌
头吐了一口浓痰作为施法媒介,然后运用魔力在尤娜的子宫上打下印记,签订了
强制奴隶契约,把尤娜变成自己最低等的贱奴肉畜。借着分摊了点生命力让她慢
慢恢复。
  走出地窖,用魔术将家里还在催眠中的仆人全部用奴隶契约控制住,避免有
人向士兵告密。安珀穿上衣服,披上兜帽斗篷离开家。
  她还不敢在火焰雄鹿大公的领地肆无忌惮的使用魔法。这个世界的女人可以
和恶魔交媾换取魔力,男人也可以和女神的修女祭祀交合,获得女神的祝福。贵
族世家可以通过几代的传承积攒魔力,一些体能训练到极致的战士也能突破界限
成为骑士。
  安珀的父亲卡德加就是个骑士,虽然在骑士中算不上厉害的,也是能在战场
上肆意纵横杀戮普通士兵的存在了。而火焰雄鹿大公更是强到能直接灭杀大恶魔
的存在。安珀可不想找死过早暴露自己。
  她决定先和其他的魔女联系上,视情况而定投靠三女巫。
  三女巫并非三个人,而是三个势力。按照魔女之书的记载,最初有三个大魔
女建立了魔女之乡英仙座,教育和保护初生的魔女。后来魔女势力渐渐强大,三
人发生冲突。分裂成了工坊的白魔女,塔的黑魔女和树屋的灰魔女三个势力。
  工坊魔女最初在白女巫的带领下,在北方魔法都市建立工坊,试图和其他种
族友好相处。白女巫一度被推举为魔法都市的领主,甚至有北方魔女,冰之女帝
的美名。可惜她们的下场不好。白女巫因为意外死于恶魔献祭后,北方魔法都市
被帝国攻陷。女帝的残骸肥臀和大腿成了皇帝亵玩的玩物。而工坊魔女也沦为帝
国的女奴,成为试验品和泄欲对象,还要为皇帝提供魔法支持。下场凄惨。
  高塔魔女则在黑女巫的带领下,暴力支配一切生灵,她们放纵自己的欲望和
魔法,陷入杀戮和色欲不可自拔。这一支魔女遭到几乎所有势力的敌视和打击。
初代黑女巫更是早就在战斗中陨落,被教会砍掉四肢挖掉眼睛和舌头装在罐子里
示众。黑魔之塔更是长期遭到教国的包围。常常进行圣战,也不知能支撑到什么
时候。
  树屋魔女与前两者相比,可以说是隐居派也可以说是避世派,灰女巫,最初
的大魔女据说现在任然保护着魔女之乡英仙座,保护着初生魔女。但是自从黑白
两个女巫死后,英仙座就进入封闭状态。躲避追捕。
  安珀也不知道英仙座的位置,她的知识,魔女之书是来自项链,而那串项链
是来自卡德加在帝国的战利品,也就是说源头上,是工坊魔女制作的隐秘传承道
具。在项链中记载了一些坐标和联系方式,是来联系从帝国控制下逃脱的工坊魔
女的。
  而相比之下,火焰雄鹿大公前妻疯狂献祭恶魔的方式,其实倒是和塔之魔女
比较相似。只不过大公可分不清哪一派哪一派。他现在固执得认为是帝国间谍用
魔女魅惑害了自己全家。从此抓住帝国死怼,疯狂处决魔女和帝国人。打得皇帝
脑仁直疼。
  安珀不敢在大公回军后还冒险留在他眼皮子底下,这实在太危险了。她从市
场上购买信鸽然后施法变成使魔,用项链中记载的暗号联系其他魔女。如果得到
回音,她就会立刻逃亡。就算得不到,她也要准备离开,最起码离开公爵领。因
为她曾听父亲提起过,在公爵的眼皮子底下,不要说黑市了,连冒险公会和炼金
工会的魔法材料交易都被管制,魔女的身份根本就藏不住。
  为逃亡做准备,安珀需要钱,她当然可以用魔力魅惑商店老板,但这样会留
下施法痕迹,被修道院的神父发现魔法的痕迹,就会遭到骑士的追杀。实际上,
她在家里的地窖进行恶魔召唤,用奴隶契约控制义母和仆人也是根本瞒不了的。
暴露只是时间的问题,所以她刚才就已经控制尤娜,取出了家里的财产,一共是
一百四十枚晨曦银币,一百十七枚第纳尔金币和两根金条。
  晨曦银币是往银里掺锡铸造的钱币,用来上缴教会和在王国内进行交易,大
概一套铠甲是四十银币,一匹马要一百多。一头猪三到五个。安珀以前的月钱也
只有两三个而已。
  第纳尔金币是往金里掺铜铸造的金币,又叫皇帝金币,是帝国通用的货币,
价值比银币要更高一点,可能兑换五个到十个,具体得用天平计算。
  至于金条则是十足的纯金,这两根金条都是火焰雄鹿大公的赏赐,上面印有
雄鹿徽记,对骑士来说相当于荣誉奖章一样。要是知道被安珀拿去用,卡德加估
计会用马鞭把小女儿活活打死。当然,知道女儿堕落成魔女他大概会做同样的事。
  安珀胡思乱想着进入衣店换装,由于她此时还光着屁股斗篷下赤身裸体,先
买了裤袜穿上,为了避免乳汁和渗出的恶魔精液打湿内衣,只挑了件开领的深红
色连衣裙穿上,领口满满当当的巨乳露出巨大的乳沟,隐隐有些胸闷,但也比空
荡荡得甩奶子来得强。
  之后顶着大肚子去买了一柄匕首防身,安珀住进了旅店等待消息。
  这个时候,安珀的义母尤娜也披着斗篷,偷偷溜进教会的后门,她进入忏悔
室,紧张得敲敲墙壁。「神父,神父你在吗?」
  旁边隔间的修士透过小窗看了她一眼,淫笑着拉开隔窗,站起来把鸡巴从隔
窗口伸了出去。「开始忏悔吧。」
  尤娜翻了个白眼,皱着鼻子瞪着快凑到自己脸上的大白鸡巴,「神父!我有
急事要询问你!」
  「勋爵夫人,我这里也很急啊。」神父甩了一下鸡巴。
  尤娜一阵无语,但她有求于人,只好含着鸡巴,舌尖套弄起来。
  「哦……哦……恩……用力吸,用力吸,哦哦,出来了出来了呜呜!啊!」
神父当然不能和恶魔比,被吸了不到一分钟就泄了。
  尤娜厌恶得把口中的精液咽下,吐出嘴里的阴毛。
  「夫人好几天没来了啊,等会儿我们到后山再继续吧?」神父意犹未尽得提
着裤子。
  「神父,我需要告解,我昨晚做了个噩梦。」尤娜被恶魔契约洗脑,不可能
背叛安珀,但还是隐约察觉到不对,「我梦见被人残暴得强奸,醒来以后发现自
己的阴道都被脔得大了一圈了。」
  「嘿嘿嘿,」神父淫笑着,「看来不一定是做梦哦,你这个骚婊子是不是还
和家里的男仆马夫在偷情啊?」
  「不是他们,他们哪有那么强啊,我是真得觉得不对,感觉被干得整个人都
散了架一样,现在全身都隐约酸痛。会不会是什么黑魔法啊。你就用治愈术给我
治疗一下嘛。」尤娜捂住小腹,进入修道会后就觉得子宫隐约发热。她不知道这
是恶魔烙印对女神力量起了反应。
  「唉,治愈术也是女神恩赐的神术,你不过就是做春梦……好吧好吧,那,
跟我去卧室吧,我帮你治疗。」神父很明显不怀好意,不过尤娜也不和他计较了。
  两个人来到卧室锁上门,神父迫不及待得从身后把尤娜抱住,双手伸进她长
裙里揉搓胸前的一对美乳,舌头在美妇人脸上又舔又吸,留下一脸口水。
  「等一下!先等会儿,先给我治疗了再说!」尤娜厌恶得挣脱,脱下裙子,
只剩下紫色的睡衣,侧身躺在床上,掀起睡衣,把光洁大腿和小腹露出来,揉搓
着小腹子宫的位置,「这里,就是这里不舒服。」
  「嘿嘿嘿你这骚货,嘴上说不要身体这么老实,好,我来帮你治治。」神父
扑上来抱着她的大腿一阵狂啃,流着长长的唾液好像哈巴狗一样把脸贴在尤娜紫
色内裤鼓起的阴阜上一阵猛吸。
  「呜呜!」被神父死死抓住臀肉的尤娜挺起腰浑身颤抖,男人潮湿炽热的呼
吸仿佛钻入她的阴道之中,子宫壁上的恶魔烙印炽热无比。
  「嘶嘶吧唧吧唧,」神父舔着尤娜的小腹,好像舔蛋糕一样大口吮吸她的肌
肤,伸出又长又粘的舌头在她子宫的位置打着圈,「是这里?」
  「呜呜……嗯……」尤娜浑身酥软无力,躺在床上任由神父玩弄。
  「嘿嘿,看来你做完做得厉害,被人大肉棒扎伤了啊。」神父淫笑着揉搓着
尤娜柔软的屁股,一般揉一边把她的内裤褪下来,「以晨曦女神的名义,赐予祝
福,治愈术。」
  神父用右手中指伸进尤娜的阴道中沾了点淫水,放入口中吮吸了一下,中指
沾着液体在尤娜的子宫上画下女神的祝福祷言。
  下一个瞬间,骇人的强热在尤娜的子宫壁上爆发出来,女神和恶魔两字真言
的力量对抗下,无声的爆炸中,贵妇的子宫整个炸了开来,神父的头盖骨被澎湃
的能量瞬间掀飞,脑子涂了整整一天花板,只剩下下巴和长长的舌头的半个脑袋,
尸体扑倒在贵妇的大腿上,舌头摩擦着舔过整节光洁的大白腿,留下一串鲜血和
唾液,最后倒在地上。
  而尤娜躺在床上,爆炸直接炸开了她的子宫和腹腔,她的腹部裂开一个大口
子,曾经另无数男人销魂的子宫已经被炸成烂肉,粉白的肠子流了一床,口鼻喷
出大量血沫的尤娜强抬起头看着自己诱人的媚肉炸成一滩烂肉,白眼一翻失去意
识,失去约束的下身开始失禁,尿液和粪便从肛门喷出,落在地上神父的半个脑
袋上。
  由于神父锁了门,两人的尸体第二天晚上才被发现,此时尤娜的身体已经冰
凉发灰,修士汇报了教会高层,由于尤娜是公爵骑士的夫人,而且死法如同黑魔
法,修士们把她的死肉情节干净。用水擦掉乳房,大腿和肛门的污浊,把肠子收
回体内缝好,剩余的子宫碎肉掏出来监测黑魔法气息。
  通常遇到这样的艳妇美肉,修士们会轮番享用,反正在女神修道院神力守护
下肉体不会腐烂生蛆,起码要玩上一个月才让她装棺下葬。但这次修士们却没料
到教会总部的人来得这么快,消息才报告上去,当天深夜就有两名身披猩红色披
风,头戴宽檐帽的审判官骑马进入教会。
  教会的审判官卡特琳娜连夜到达后,用鞭子挑开尤娜子宫的破洞,翻开她的
大阴唇,捅开肛门查看。审判官卡特琳娜是三十五岁的熟女,此时身穿白色的连
体紧身衣,紧身衣下的肥大臀部和大腿,阴阜肉缝和乳头都被束缚得分毫毕现。
红色披风,兜帽,长靴和皮制束腰也极为美形,虽然是一把年纪的熟女了,相貌
却依然充满魅力,一头银发额外吸引人眼球。
  在场的修士看着审判官肥大的屁股和饱满的阴阜,又看着被束腰托起的巨大
乳房,早已经一个个都硬了。这会儿跟着尸检,这美女熟妇审判官竟然爬到听尸
台上,躬身翘臀玩弄艳尸,把验尸摆出两腿大开的姿势,凑上前翻开她的阴唇和
肛门查看,从背后看如同在给艳尸口交。
  强烈刺激下修士们一个个都撸着肉棒,喘着粗气对着审判官的屁股和艳尸的
大腿手淫。要不是顾忌教会审判部队的强势,他们早就扑上去把这美肉熟妇按在
地上强暴了。虽然没这个胆子,但今天晚上他们打定主意要在尤娜的艳尸上好好
发泄一翻。
  卡特琳娜撅着屁股盯着尤娜的阴蒂,丝毫不顾正对脸的阴道口传来的骚味和
臭味,陷入了思索。这个贵妇死后,修士们给她惯了草药又在结界中保存,因此
还没有僵硬,关节和肌肉仍然柔软,此时就如同真人的性物人偶一般可以任人摆
弄,只不过就是没了子宫,射只能射在嘴里,屁眼里,体腔里罢了。这里的修士
也是知道好歹的没有对艳尸怎么样,要不然过来时见到一具表面完全被精斑覆盖
的死肉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卡特琳娜也不吝啬奖励,特意崛起屁股把臀肉和骆驼
趾展现给身后的修士视奸。
  因为尤娜的尸体保存较好,她现在已经有初步的推断。子宫位置爆炸大部分
是恶魔的奴隶契约,恶魔烙印和女神净化力量反应造成的。问题是这恶魔烙印是
谁给她下的。这个女人据说是骑士从帝国抢回来的贵族情人,那么是帝国贵族,
还是王国骑士,还是哪里有潜藏的魔女呢?
  卡特琳娜忽闪着长长的睫毛撕开了一会儿,张开涂着猩红口红的妖艳嘴唇,
一口深深吮吸艳尸的肥厚阴唇上,吮吸起来。
  身后的修士们浑身一颤,再也忍受不住,纷纷对着审判官肥大的屁股射精。
一发又一发腥臭的精液落在卡特琳娜的臀肉,甚至阴阜上,她也毫不在意,仔细
品尝着艳尸尤娜肥唇的滋味。
  果然没有猜错,是浓郁的恶魔气息,硫磺的味道。深渊恶魔么。
  作为专门追捕魔女的审判官,卡特琳娜进行严格的训练,品尝学习辨识各种
恶魔精液的臭味,如果有缴获了恶魔阳具也要亲口吮吸记忆臭味。这个贵妇果然
在死前和恶魔直接做爱过,被巨大的肉棒爆脔,以至于阴唇肉质都松散充血了。
卡特琳娜闭上眼睛继续伸出舌头舔弄吮吸,幻想着那只恶魔巨大无比充满暴虐硫
磺臭气息的大鸡吧,想象自己在舔弄那条鸡巴,可以撑开她嘴和喉咙的大龟头穿
刺入自己的胃袋,然后暴虐得征服,狂躁得发射,将自己这骚肉如水袋一般用精
液装满。不由得下体溢出一大滩爱液,白色紧身衣非常明显得被打湿了,大腿,
阴阜和骆驼趾的粉白色肉色都在潮湿的紧身衣下显露无疑,完全透明一般。连屁
股和阴阜上的阴毛都能看清了。
  身后的修士们喘着粗气疯狂得对着卡特琳娜的肥臀撸管,一发又一发黄浊精
液射到她的大腿和屁股上,顺着大腿曲线留下来落在红色皮革靴子上。有胆大的
甚至握着阳具走进,直接对着卡特琳娜半透明展露的阴唇射精。精液的热流刺激
了卡特琳娜,在她的幻想中,就如同是恶魔将她举起来贯穿一般刺激。激动下卡
特琳娜突然呻吟着一起身,屁股向后一靠,肥嫩的肉瓣只隔着一层单衣就坐到了
修士的阳具上。
  那修士一把捧起卡特琳娜粗大的双腿,嘶吼着,阳具顶着审判官的阴道口滑
到身前,猛烈得射精,精液打湿了卡特琳娜的皮制紧身衣,前身的小腹,裤腿上,
被精液射得满满的。
  回过神来的卡特琳娜发现自己从停尸台上落下来,坐在修士的腰上,她看着
顶着自己小腹的肉棒,双腿一夹,起身时用骆驼趾紧贴着摩擦着撸了一下。再次
爆射的精液这一回连她的脸上都溅到了。
  左手叉腰,右手手指刮下胯骨和阴阜上粘稠的黄色精液,卡特琳娜把指尖的
黄浊放入鲜红欲滴的嘴唇中吮吸,「很好,是人类的味道。」
  倒在地上的修士如同上了天国一般昏厥过去。
  其他修士呆滞着握着阳具对着审判官。
  卡特琳娜也不在意,又走到一名修士身边,弯腰把脸直对向对方的龟头,双
乳被手臂夹着如同要爆裂一般。修士甚至能感觉到美女审判官芬芳的气息吹到自
己的龟头上,腰一缩,精液射了卡特琳娜满脸。
  审判官砸砸嘴尝着嘴角的精液点点头,「美味……人类的精液。」
  其余的修士面面相觑,半是忐忑半是期待得看向审判官。
  卡特琳娜也没让他们失望,每一个人的面前都走过去,品尝他们的精液,一
时紧张射不出来的,还会芳唇轻启,亲自吸食。让前面的几个都非常后悔。
  等整个教会十几名修士的阳具和精液滋味都尝了一遍,卡特琳娜咀嚼着吞咽
嘴里的精浆,吩咐道,「前天晚上是满月,不出意外肯定有人召唤恶魔。这女尸
一定和恶魔交媾过,阴道上残留着浓重的恶魔臭味。她的交际圈里一定有恶魔信
徒,就算不是魔女,也是身上有恶魔气息的人类。你们去搜集她的情报,另外,
我要调集人手搜捕恶魔信徒,把守备骑士给我找来。」
  修士们匆忙遵照审判官的指示行动。找来了此时公爵领的负责人,图伦子爵。